《西游戏记》里的君王们

□新时报新闻记者 徐敏

《西游戏记》这一部神怪小说集有说不绝得话题,此次来谈一下书里出現的君王们。

师徒四人西行而去,书里提到她们第一个经过的我国是宝象国。在全部小故事中,宝象国君王虽说个女配角,品牌形象却也丰腴栩栩如生。当他接到公主信件时, 一发手抽筋,拆不动书 君王痛哭,三宫滴血,文武双全伤情 这表明君王爱女且非常容易感伤。初遇八戒时,君王 见他丑恶,已经是心惊,再听那呆子讲出话来,就座不稳,跌下龙床 。这几句话表露出国留学王既胆怯又软弱,应对救女的大事儿虽情绪急切却沒有想法。黄袍怪将唐僧变为虎精以后, 你看看那水溶性的君王,愚迷人眼,不识妖精,转把一片虚词,当上真正 。表明君王分不清敌友,不辨是是非非。《西游戏记》还营造了和宝象国君王类似的君王品牌形象:第三十七回的乌鸡国君王和第九十三回的天竺国君王。

车迟国君王是书里出現的第三个君王,它是一个敬道灭僧、闭目塞听的君王。师徒四人度过黑水河,在车迟国见到一群冒着风雪受苦的僧人,探听以后才了解君王把 城中心寺院,尺寸尽皆拆了 。看到对三个妖怪化身成的国师, 慌得君王收了官文,急下龙座,着近侍设了绣墩,躬身迎来 ,沒有半点一国之主该有的威势。而师徒四人和三国师斗法时,君王 确实昏乱,东说东向,西说向西 ,听信馋言,昏聩非常。和车迟国君王一样重道抑佛、闭目塞听的,也有第六十二回的祭赛国君王和第八十四回的灭荷兰君王。

《西游戏记》中提到的君王大多数并不是贤明神武的明君,只是如前文中提及的君王那般,不但胆怯软弱、昏聩无能,都不能明辨是非是是非非。但是书里也并不是沒有贤君,朱紫国君王和天竺国下郡玉华州玉华王便是贤明贤德的君主。朱紫国君王听闻挺大唐高僧来临时,他 在披香殿,连朕之膳摆下,与法师共享 贴到的榜原文中提到: 朕西牛广西贺州朱紫国君王,独立业至今,四方平服,老百姓清安 这些,表明他体恤爱民。玉华州玉华王也算作位贤王,专敬僧道,重爱黎民。另外书里还提到了漂亮多情的闺女国君王。

吴承恩营造的君王品牌形象大多数昏庸无道,这应当与创作者那时候所在的时期情况相关。吴承恩日常生活在明代中末期,一生亲身经历了弘治、正德、嘉靖、隆庆、万历五个皇上的执政阶段。明代中叶之后,君主昏庸无道,腐败问题日趋严重。明武宗是典型性的荒淫无道昏君,除在宫内奢华玩耍外,还四周巡游,抢掠財富,争夺女性;明世宗也是经年不朝,迷信道教,极喜欢玩弄权术且荒诞自傲。日常生活情况造成吴承恩在写作《西游戏记》中的君王品牌形象时,印痕到了自身所听所闻的皇上的外貌和性格。

但是,吴承恩毫无疑问期待能够日常生活在明君贤臣时期,如他在小说集中营造的天竺国下郡玉华州玉华王,它是创作者心里的 理想化君主 。他在著作中营造的柔弱无能、苟且偷生、人眼凡胎、不可以明辨是非是是非非的君王们,是对自身所在时期君主的全方位写照。这种也反映了创作者憧憬 明君贤臣清官 的理想化社会发展的心理状态。

值勤负责人:高原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