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案”终审落幕 当事人许荣华又添“新愁”

法制日报-法人网6月1日电 全媒体记者 彭飞 

今日上午10时,许荣华的代理律师王涌来到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取二审判决书。判决书到手后,王涌快速翻到最后几页,“维持了!”消息传出后,门外等候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

8年之内,股东两次被抓又两次无罪释放。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三起重大涉产权案”的江苏牧羊集团股权纠纷案剧情之跌宕,堪称商界大片。

从一审宣判到二审宣判,牧羊集团股权转让纠纷案间隔了一年零9个月。对于当事人许荣华而言,这一结果却整整等了11年。

“二审胜诉,维权十一年,终于等来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判决!首先感谢江苏省高院以及一审法院顶住压力,做出了这个公正的裁决;感谢最高法将此案列入国家三起重大涉产权保护的冤错案纠正的案件;感谢党中央重视对民营企业家产权保护及冤错案纠正,使得我今天能够得到这个判决结果。”拿到判决书后,许荣华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

“牧羊案”尘埃落定

2018年8月31日,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原股东许荣华诉被告陈家荣(牧羊集团工会主席)、第三人范天铭(牧羊集团原总裁)股权转让纠纷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撤销许荣华与陈家荣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陈家荣、范天铭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将牧羊集团15.51%股权返还给许荣华。

被告随后上诉,2018年12月6日,该案二审在江苏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之后,江苏高院法官曾找到许荣华试图调解,被许荣华拒绝。

“我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能还我的清白,并将牧羊集团实际控制人范天铭非法利用公权抢夺我股权的事实和经过,通过二审判决书向社会做个交待。”许荣华年前在北京的一场公开演讲中如是解释。

今日,一纸司法判决让许荣华11年的等待不再“答案在风中飘荡”。江苏高院终审认为,本案系发生于民营企业家之间的纷争,作为共同创业的股东因经营理念不同产生矛盾纠纷在所难免,但企业家在提高经营能力和管理水平、做强做优企业的同时,也应注重企业家的形象,讲正气、走正道,使矛盾与纠纷在法治的轨道上解决。牧羊集团认为许荣华有违反公司股东会决议的行为曾诉至法院,这本是依法解决纠纷的正途,遗憾的是其后范天铭、李敏悦不当利用公权力在对方失去人身自由后迫使许荣华签订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的股权转让协议,这种做法不仅突破法律底线,也造成双方十余年的讼累,极大地浪费了社会资源,也影响企业长远健康发展,虽然双方在庭审中明确拒绝法院调解,但本院仍希望双方理性妥善地处理后续纷争,避免矛盾进一步复杂和激化,重新回到依法理性解决纠纷的轨道上来。本案一审法院所作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尽管对范天铭与陈家荣恶意串通的事实未予认定有所失当,但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

江苏高院的这段判决内容给了许荣华“清白”,但许荣华仍有隐忧。目前他持有的牧羊集团15.51%股权仍在另一股东范天铭名下,而范天铭持有牧羊集团的股权一审判决之后又在另一案件中被冻结。这意味着,一旦进入执行阶段,许荣华可能不是唯一的股权分配者,最终何时能拿回股权仍是未知数。

 (二审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12年前的“看守所股权转让案”

昔日之因,今日之果。一切都始于12年前的那场看守所股权转让事件。

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67年的扬州邗江粮机厂,徐有辉长期担任厂长。2002年股权流转改制后,转型为一家股份制企业,徐有辉持股24%左右,徐斌、许荣华、李敏悦、范天铭各持股15%左右,邗江区国资委持有3.87%,200多名职工合计持股9.48%。

2008年9月10日,牧羊集团第三届董事会换届前夕,因遭到董事长李敏悦、总裁范天铭举报侵犯牧羊集团商标权,牧羊集团时任股东、董事许荣华从台湾考察归来,被扬州市邗江区警方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刑事拘留。羁押期间,时任邗江区检察长走进看守所,劝说许荣华将持有的牧羊集团15.51%的股权转让给工会主席陈家荣。许荣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后被释放,最终被无罪撤案。

走出看守所,许荣华踏上漫长的诉讼之路。2009年9月,许荣华向扬州市仲裁委申请看守所股权转让无效,请求撤销该转让协议。

近7年后,2016年7月5日,扬州市仲裁委才做出裁决,驳回了许荣华的申请。许荣华对此不服,随后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扬州市仲裁委的裁决。

在此期间,2016年6月,牧羊集团时任工会主席陈家荣又将其持有的15.51%股权全部转让给范天铭。

2016年9月,扬州中院对涉及牧羊集团的涉公司类民商事案件作出裁定,指定由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集中管辖。2016年12月5日,南京中院判决撤销扬州市仲裁委员会做出的裁决。

2018年8月31日,南京中院就牧羊股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撤销许荣华与陈家荣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陈家荣、范天铭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将牧羊集团15.51%股权返还给许荣华。

诉讼外的暗战:范天铭等被曝行贿公安局长

戏剧的是,2016年11月19日,从美国回来准备参加上述庭审的许荣华,在上海浦东机场再次被湖南省洪江市警方带走,以假冒注册商标罪逮捕。

吊诡之处是,八年前,许荣华便是因此罪名被抓。2017年7月,被关押将近半年之后,许荣华再次被洪江市检察院无罪释放。

两次被误抓,两次又被无罪释放,背后究竟有何力量?

在许荣华第二次被抓后几天,湖南省洪江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队长杨会安前往许荣华的福尔喜公司调查取证时,曾告诉福尔喜公司员工,“许荣华这次肯定是要坐牢的!”牧羊集团另一职工汤仁山之后也向许荣华妻子发送短信称:“今天听说许总被批捕了,从老朋友老邻居的角度我想劝劝你好好考虑一下下面三点……作为老邻居如果你想跟范总裁沟通,我可以帮你协调,这条短信不要给你及你儿子以外的人看,以免事情更复杂,如果你需要我们可以见面沟通一下。”

2018年12月初,股权纠纷案二审开庭前,江苏省淮安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倪兴余受贿案的一审判决书曝光,牵出股东范天铭、李敏悦向倪兴余行贿200万的丑闻,行贿目的是要求协助查办另一股东徐斌,再次揭开了诉讼之外的暗战一角。

 (许荣华第二次被抓释放后与员工在车间合影,首排右四为许荣华) (许荣华第二次被抓释放后与员工在车间合影,首排右四为许荣华)

许荣华再添“新愁”:案涉股权被另案人冻结

十载纠葛,物是人非。

今日,走在扬州市经济开发区牧羊路1号,牧羊集团早已今非昔比。2007年销售收入即达到十余亿并有望上市做强的扬州之光,如今厂牌被拆卸,易帜成了“丰尚油脂”的广告牌。一度达到8000人的雄厚企业,如今只有100余人。输入牧羊集团的网址“www.muyang.com/”,打开后只剩一张漫画。

知情人士称,许荣华发起股权诉讼之后,范天铭等又另起炉灶成立了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江苏丰尚农牧装备有限公司等系列丰尚公司,原牧羊集团的很多员工都去了丰尚公司。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范天铭为丰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丰尚公司与牧羊集团经营范围存在重合,目前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参保员工达到了6000余人。就在2017年,这家注册成立于2015年的企业,举办了“丰尚成立五十周年庆典”,丰尚总裁范天铭在演讲中称,在全体员工“二次创业”的拼搏下,公司一定会实现“百亿丰尚,百年丰尚”的宏伟目标,再建创下一个五十年辉煌。

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范天铭持有牧羊集团的股权一审判决之后又在另一案件中被冻结,许荣华何时能拿回属于其所持有的牧羊集团股权依然不得而知。而拿回股权之后,留给牧羊集团的还有多少资产,又是另一码事了。

 (牧羊集团部分小股东与许荣华中秋聚会) (牧羊集团部分小股东与许荣华中秋聚会)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