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全部关公司回应深圳证券买卖所关注函关于法律难题的法律意见书

*ST康得: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全部关公司回应深圳证券买卖所关注函关于法律难题的法律意见书

  時间:2019年08月12日 19:52:05 中财网  

 
原题型:*ST康得: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全部关公司回应深圳证券买卖所关注函关于法律难题的法律意见书

*ST康得: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管理诀窍所有关公司答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有关法律难点的法律意见书


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所

有关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回应深圳证券买卖所关注函

关于法律难题的法律意见书

致: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所(以下简称“金茂凯德”或“人们”)受康得新复
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康得新股份”)授权委托,当作专
项法律顾问,就康得新股份回复深圳证券买卖所(以下简称“坦率相待所”)中小板
公司管理诀窍下属发的《有关对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中小
板关注函〔2019〕第305号)(以下简称“《关注函》”)中关于康得新股份参股的
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碳谷”)临时股东会决议事项(以下简
称“所涉事项”)相关法律难题出示法律服务。通过《华夏国民共和国公司法》、
《华夏国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等法律、行政政策法规(以下简
称“法律政策法规”)的关于规定,金茂凯德现就《关注函》所涉事项出具本法律意
见书。


本法律意见书仅供康得新股份为回复《关注函》相关法律难题之目的应用,
未经金茂凯德愿意,不得用于任何别的目的。金茂凯德仅就与康得新股份回复《关
注函》中需要刑事辩护律师出具意见的法律难题刊登意见,错误相关文件的合客观及真实
性刊登意见。如本法律意见书中需援引的相关文件及其条款的,则金茂凯德假设
其系合理且真实的,如果相关文件的合客观及真实性产生转变的,则将会对本法
律意见书发生影响。


本法律意见书的出具已换取康得新股份的如下确保:

1、其已经出示了金茂凯德为出具本法律意见书所要求出示的原始口头材料、
任务材料、复印材料、确定函或证明。


2、其出示求平衡金茂凯德的文件和材料是真实、准确、完整和合理的,并无隐
瞒、虚假和重大遗漏之处,且文件材料为任务或复印件的,其与原件统一和相符。

如果因上述事宜造成金茂凯德承当相关责任的,康得新股份将补偿金茂凯德导致
的所有损害。


金茂凯德现出具法律意见如下:



一、通过康得新股份的公告,《增资协议》约定康得集团公司向康得碳谷增资90
亿元,占增资后康得碳谷注册资本总额的71.42%,但康得集团公司承诺出资仅到位
2亿元。请表明在康得集团公司未进行承诺出资义务的情形下,结论康得碳谷的《公
司章程》是不是享有康得碳谷股东会的表决权。


金茂凯德回应:


(一)相关法律结论

首要法律政策法规结论为:

《最高国民法院有关可用若干意见难题的规定(三)》
(以下简称“《公司法表述三》”)第十七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
资义务或是抽逃所有出资,经公司催告交纳或是返还,其在有效期内内仍未交纳
或是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破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post请求确定该解
除私人举动失效的,国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康得碳谷《公司章程》的相关股东出资约定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康得碳谷于2017年12月1日的《公司章程》(以下
简称“《公司章程》”),其第十二条规定:“股东会大会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驶
表决权。”,除此以外,《公司章程》未约定,在未进行承诺出资义务的情形下,
相关毁约股东是不是享有股东会表决权。


金茂凯德同时注意到,《公司章程》中第九条“股东的名字、交纳出资额、
出资模式、交纳出资時间”中约定,康得投资集团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集
团”)的认缴出资额为1,000,000万元(即100亿元),出资模式为货币,需“于
2025年8月8日前进行出资”,出资比例为71.43%。


(三)康得集团公司已实缴出资的相关证明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由中建华财务师事务管理全部限责任公司于2017年12
月29日出具的编号为“2017-ZJH-会-验资-0004”的《验资汇报》,通过上述《验
资汇报》,截止2017年12月28日止康得集团公司对康得碳谷的认缴出资为1,000,000
万元,已实缴出资20,000万元。


(四)《增资协议》及相关文件的约定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由康得碳谷及其全体工作人员股东于2017年9月签署的《康
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以下简称“《增资协议》”)、2017年10月签署
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弥补协议》(以下简称“《弥补协议》”)及
2018年12月签署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弥补协议》(以下简称
“《弥补协议二》”),其中:

(1)通过《增资协议》第1.1条约定,康得集团公司向康得碳谷增资90亿元,
以现金出资;

(2)通过《增资协议》第2.2条约定,在考虑第2.1条的前提下,康得集团公司
增资款于《增资协议》起效之日起6个月内足额到位;

(3)通过《弥补协议》及《弥补协议二》的约定,康得集团公司的增资款的出
资形式变动为,以其“所持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所有股份”“置入康得碳谷”



的模式进行上述90亿元的出资,且“应于2019年6月底前所有到位”。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有关召开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会临时大会的
通报》的相关表明,康得集团公司的上述增资私人举动并未在约定限期内到位,且康得碳
谷已经向康得集团公司催告,但康得集团公司仍未履行相关出资义务。


综上所述,康得集团公司需向康得碳谷认缴100亿元(其中90亿元需在2019
年内6月底前所有到位),但仅向康得碳谷实缴2亿元国民币,其未足额出资的
私人举动已经严重违背了康得碳谷全体工作人员股东就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口头约定,且经康
得碳谷催告后依然未返还,康得碳谷有权根据股东会形式破除其股东资格。在此
情形下,如果康得集团公司依然以其在康得碳谷的出资比例就破除其股东资格的股东
大会案发起表决,则与《公司法表述三》第十七条设定的初心相违反。


除此之外,在康得集团公司被康得碳谷以股东会决议的模式,破除康得集团公司的股东资
格之时及后来,康得集团公司在股东会的别的议案中,并无相关表决权。


凡是,金茂凯德觉得,在康得集团公司未进行承诺出资义务的情形下,康得集团公司
不享有康得碳谷股东会中有关破除其股东资格的表决权,并在破除其股东资格之
时及后来,在股东会的别的议案中,亦无相关表决权。




二、就《有关破除康得投资集团公司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
公司股东资格的议案》,康得新股份已履行承诺出资而康得集团公司未按承诺出资,
但该议案将康得新股份和康得集团公司的股东资格绑定处理,请表明该项议案设定
的有效性,是不是造成康得新股份发生投资损害,并表明康得新股份拟采取的应
对对策以及将会的救济手段。


金茂凯德回应:

(一)股东资格破除绑定处理的议案不具有有效性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会临时大会决议(三)》
的叙述,“经审议股东会认定康得投资集团公司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
有限公司抽逃所有22亿元实缴出资款,且康得投资集团公司有限公司未能按期实际
交纳其认缴的98亿元出资,股东会愿意破除康得投资集团公司有限公司、康得新复
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

金茂凯德觉得,由于康得集团公司与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属两个独
立的法人主体,凡是在召开股东会审议股东资格破除时,应通过不同样的股东分別
表决,而不应当绑定处理。综上所述,该等议案设定并合不来理。


(二)相关损害及面对对策

鉴于康得新股份已经公告确定收到了山东省荣成市国民法院就有合上述公


司决议效力确定纠纷的应诉通报,康得新股份存有因败诉而被法院裁定失掉其在
康得碳谷股东资格及相关权益的风险性。


通过康得新股份出示的口头表明,目前康得新股份已聘请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对
上述事项发起考察取证并积极主动应诉,今后不排除将采取谈判、反诉等模式保护上
市公司及其股东的有效合法权益。康得新股份承诺将通过后续工作中进度情形,当即履
行相关信息公布义务。


本法律意见书一式贰份。




上海金茂凯德刑事辩护律师事务管理所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中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