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文学归队季”

法国的“文学回归季”

  消费者在巴黎一家图书商城翻阅图书。

  本报记者 龚 鸣摄

法国的“文学回归季”

  巴黎伽利玛书店的橱窗,展示着新书及读者会晤会海报。

  本报记者 龚 鸣摄

法国的“文学回归季”

  巴黎伽利玛书店的一部分图书上贴有手写便利贴,为消费者详细介绍图书条目。

  本报记者 龚 鸣摄

  ◎盛行法国各地的文学推介主题活动,汇集而成文学嗜好者的狂欢季

  ◎龚古尔奖、费米娜奖、雷诺多奖、法兰西学院文学大奖等重磅文学奖评比盛事蜂拥而至

  ◎巴黎地铁车厢贴出中学生春季诗歌节的获奖作品,展现填满纯真的文学气息

  “2018年精选之作”“不能够错过的十部小说”“您的心仪之选”“来一场与小说的约会”……每年8月中旬到11月,法国出版开售界、图书业和媒体界都是掀起一场新书推介的风潮。店铺橱窗中、图书商城里、媒体网站上,“文学归队季”是能见度最高的词汇之一,各式各样各式各样各样新书封面成为最引人注目的招贴海报。在这个与开学季同步翻开的独特时节里,五六百本新书得以出版开售开售,数百场读者会晤会在法国各地展开,犹言文学嗜好者的狂欢季。

  文学归队——

  独具特性的文学现象

  每年9月,法国龚古尔奖、费米娜奖、雷诺多奖、法兰西学院文学大奖等重磅文学奖进入评比环节,并于11月陆续披露获奖作品,“文学归队季”便因这一系列文学盛事而奋不顾身起来。

  “文学归队季”的问世与这些文学奖项的设立息息相关。1903年,龚古尔文学奖创立,以勉励文学创作和新人诗人。次年,20余位女子学者创立费米娜奖,确立以女子为主导的评委管理体制。从此,法兰西学院文学大奖、雷诺多奖、美第奇奖等纷纷成立,奖项之间彼此市场竞争又相辅相成,巨大地带动了法国文学的兴盛。伴随着图书市场的蓬勃发展、媒体舆论的普遍影响以及义务文化艺术教育的普及化,从20世纪50年代起,“文学归队季”一词在法国应运而生,成为全球独具特性的文学现象。

  “由于最重要的文学奖都在11月披露,9月、10月出版开售的图书可以换取更多关注,往往出版开售商和书商从8月就刚开始选举优秀作品,猜想奖项花落谁家。”法国诗人、出版开售人热拉尔·德科尔唐兹告诉记者,这一时代的文学气氛活跃性、资源丰厚,是出版开售社和书店营业额上升的重要时代,也是诗人开启名声的重要机会,读者能够从许多渠道得到图书推介条目。

  今年的法国“文学归队季”共出版开售新书567本,首要以小说为主,还有散文、诗歌、随笔和文学评价等各类体载。除了法语小说外,也有不少翻译而来的国外小说。新书中有94本为诗人的处女作,是近十年来的高峰期,在一定水准上体现了文学创作的魅力。

  在新书推介上,出版开售社各显大神通。德科尔唐兹供职的阿尔班·米歇尔出版开售社是法国十大出版开售商之一,在今年“文学归队季”推出了70余部新书,其中力推的主打作品有15部。德科尔唐兹详细介绍,出版开售社今年为15位诗人制作了访谈视频,并与法国250家书店协作,发起视频直播。除了新书推介外,出版开售商和书店还会在全国性各地举行签售会、上学会、诗人讲座等主题活动,让读者和诗人应对门沟通交流。

  文学阅读——

  不能够或缺的生计寄望

  有一些观点觉得“文学归队季”过于商业服务化,是出版开售社和书商制造的“营销手段”。在每年推出的五六百本新书中,不过10%可以得到高关注度,别的多半少人问津。“‘文学归队季’是在文学奖集中化、文学氛围浓郁和图书出版开售活跃性的大自然环境下形成的文学风尚潮流。”德科尔唐兹觉得,出版开售商的工作中就在于出版开售和推介图书,文学奖评比更不能商业服务化定论,况且图书是不是受热心欢迎不是营销可以决定的,因为舆论和读者拥有最终的话语权。

  “每年有两三个月的時间,法国人的眼光都在关注文学和图书,这自身就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儿。”当作雷诺多文学奖得到者,德科尔唐兹看见的不只是图书销量。在“文学归队季”,法国的报纸、电视、广播等都是对文学发起普遍而热心的谈论,这正是文学的魅力所在,也足以看出文学引发的激情。“法国人有赠书的传统式,而文学奖获奖小说因此是最佳的圣诞礼物。”德科尔唐兹觉得,“文学归队季”的新书几乎都会纸质图书,也是营销推广纸质阅读的重要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