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迎来“本命年”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迎来“本命年”

资料图: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国际性观测)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迎来“本命年”

  中新社多伦多12月31日电 题: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迎来“本命年”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对于1971年出生的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来说,2019年将是“本命年”。

  从前这一年加拿大经济可圈可点。譬如,实现了40年来最低的失业率、10年来最快的薪水增长,以及外债与中国出产总值(GDP)之比在西方七大工业生产国中位居最低。但特鲁多的2019年不会轻松。

  如有意外,进入新年的293天后,即2019年10月21日,加拿将军迎来联邦大选投票日。难民政策、环保、经济,以至种族及多元文化艺术等,都能够成为影响大选民意支持度的热点话题。

  自2017年底以来,已有达到3.8万人以“非基础模式”入关加拿大并申请难民身分。大批库存积压的申请个案令官方网勉力招架,也招致反对党的屡次抨击。

  在安大略省、新不伦瑞克省、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对碳税或碳排放限制额买卖政策缺乏协作、甚至建立反对的情况下,加联邦政府10月宣布将在全国性“强推”碳排放标价制度。这一话题预计同样将影响到联邦自由党在各地的支持度。

  由产油大省阿尔伯塔省延伸至太平洋沿岸卑诗省的跨山输油管扩建项目对特鲁多来说也是个棘手难题。利益之争令两省对立面升级,甚至引发省际间的贸易战,也令这项斥资约74亿加元的浩物项目一度面临夭折。为保住这项大工程,特鲁多政府斥45亿加元巨资从承建商、能源设施巨头金德摩根手中“接盘”。但联邦上诉法院却裁决政府对该管道扩建项目的批准失效,并要求重启自然环境评估和原住民咨询工作中。这对于寻求连任的特鲁多无疑组成又一大磨炼。

  另一挑战是在当前的国际性经贸事态下为加拿大经济寻求更好的发展方位。虽然《美墨加协定》已由三国领导干部人签字,但在加媒眼中,由于还存有着不可获立法机构最终根据的风险性,它仍是一个脆弱的协议。同时,当作最大贸易伙伴,美国对加拿大设定的钢铝材商品高额关税尚未取消。特鲁多依然面临来自产业链界的不小压力。

  当作性格外向型经济大国,加拿大外销值贸易却一向过于依赖美国。加高官近期在不同样场地表示,加政府正积极主动寻求对外贸易多元化。由加拿大等11个國家签署、但沒有美国报名参加的“全方位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在2018年初起效。但加拿大市场分析者对于2019年经济走势仍缺乏爽朗。南方邻国美国中期推选后来,政局出现彼此之间转变,而其政治、经济上的风吹草动,都是或多或少蔓延到到加拿大。同时,英国脱欧对欧洲市场导致的负面影响仍难预料。加媒觉得,经济走势将影响到2019年加联邦大选政治辩论的基调。

  加拿大的外交在2018年并不太顺利。七国集团公司(G7)峰会不欢而散。特鲁多访问印度时因着装难题及所邀顾客人选引发加国舆论批评,其令私人在接纳电视媒体采访时亦不得不承认,印度之行是他今年“最大的遗憾”。加方就人权难题对沙特阿拉伯的批评造成两国关系突兀降温。而加方在美方要求下拘留华为公司高管孟晚舟的做法,在加拿大舆广义也引发不少批评和忧虑之声。

  在近来不同样机构公开的民调结果中,特鲁多所率联邦自由党的支持率高低不同。特鲁多及其团队能否延续2015年大选斩获大都席位的胜势,或能否连庄?目前恐无实足胜算。

  尽管联邦自由党与省级自由党并无关系,但省级推选折射出的选民左右倾向性转变,楹联邦自由党仍具观测意义。继连续掌权16年的卑诗省自由党在2017年省选中失利后,2018年6月,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一举击溃在该省已执政近15年的自由党。新省长福特(Doug Ford)就任后即与联邦政府在若干意见政策议题上互别苗头。秋天,在加拿大政坛有着至关重要意义的魁北克省的省选中,成立仅6年半的魁北克今后联盟(CAQ)打败了半个多世纪以来轮番坐庄的自由党和魁北克人党。在大西洋沿岸的新不伦瑞克省,进步保守党也以微弱强项替代自由党。

  一位联邦自由党议员今年宣布转投该党最大对手联邦保守党,引起舆论关注。但特鲁多的政坛对手好像尚不足强悍。保守党亦出现分化,其资深议员卞聂尔(Maxime Bernier)与39岁的党魁希尔(Andrew Scheer)发生矛盾而另立山头,组建了立场更加偏右的“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