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日报环球走笔:“我是卢旺达人”的感悟

  凌晨时段俯览卢旺达北京首都基加利,地面上的灯光灿若星河。当地人说,这里每家每户夜里都是在院里亮一盏灯,为的是给1994年大屠杀遇难者祈福。

  25年来,在反思历史中带动和解、追求友谊,成为卢旺达举国年复一年的惯例。2000年,协同国会议将大屠杀刚开始的日子——4月7日定为“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性日”,这也是每年卢旺达民众举行留念主题活动的高潮迭起。位于基加利的大屠杀留念馆,忠实地复原了那段惨痛的历史。

  端详留念馆内储存的一件件实物资料,收看幸存者的口述影像,我们老是情不自禁伤心的泪水。中央展厅挂满了遇难者和他们家庭成员的照片,讲解员说:“这里是供幸存者想念他们家人的‘家’。”留念馆有三个永久展览,其中一个是“孩子的屋子”,里头满是孩子们的笑脸。有一个孩子的照片旁写着:“大屠杀刚开始时我不过10岁,那天据说父亲被杀害,人们全家人都在抽泣。阿姨让我祷告,我祈祷老天能帮忙我复仇。但母亲告诉我不可延续仇恨,她说‘即使我死了,你们也不可去复仇,这样是不行的’。”

  在卢旺达,我们记牢的是历史,而不是仇恨,他们对现在的友谊生计倍加珍惜。“我很难说彻底不恨他们,但我必须原谅,为了现在来之不易的友谊。是的,现在我仍和这些杀死我妹妹的人做隔壁。”一位亲历惨剧的当地人说。从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卢旺达人学会了包容与和解。把反对部落主义、分化主义写入宪法,身分证登记中取消“民族”选项,给大屠杀幸存者出示地皮等经济赔付,上门给民众做心理工作中……卢旺达努力弥合历史伤疤。

  发自内心的相互宽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解。为实现和解,卢旺达开通传统式的加查查法庭,把大屠杀施害者和被害者召集到一起,让罪犯解释追悔,勉励被害者宽容,促进双方达成和解。这种依靠非洲部落传统式处置难题的法子填满人情味,让相互的真诚直抵对方内心。从2002年至2012年,1.2万个加查查法庭审判了近200万起案件,帮忙卢旺达人脱离了殖民统治长期遗留的民族难题,走出了大屠杀的阴影。现如今,卢旺达人自我详细介绍时不再谈及自己的民族,而会说“我是卢旺达人”。

  民众团结一致一心,國家才能稳步发展。现如今的卢旺达青春魅力蓬勃,经济迅速发展。每月一次的“乌姆干达”全民义务劳动者,让大城市乡村维持整洁。良好的治安,让行人在晚上也能舒心自如行走……经由20多年的发展,卢旺达经商自然环境指数跃居全非洲第二,是非洲实现协同国千年发展目标的表率,基加利还得到非洲首个“协同国人居奖”。

  注视基加利“亮堂”的夜晚,当然能够理解每户人家点亮的那盏灯火,既是在追思逝者,又是在照亮前行的路。卢旺达实现民族和解、國家发展的历史,给那些同样面临民族和解难点的國家带来了感悟。抛弃干戈和仇恨,化哀痛和泪水为团结一致协作,才能有國家和国民发展的市场前景。


  《 国民日报 》( 2019年01月10日 17 版)


(责编:段星宇、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