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与南非的文学共鸣

  相较而言,内地这一时代的文学也是以译介为主,翻译家严复和林纾都翻译了总数可观的西方文学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林纾并不认识外文,都会听人描述随后改编而成的,与南非马洽卡翻译再加工的西方文学本地化实际操作步骤异曲同工。

  在殖民扩大甚嚣尘上的時期,南非和内地的本土文学不谋而合地走上了学习、译介西方文学的道路,这也为两国文学在20世纪的交相交相辉映出示了人文基本。

  20世纪中期后,中南两国文学都走到文学史的拐点,在南非,由于白人政府严酷的种族隔离政策和髙压态势,许多黑人诗人遭到打压,他们的响声一度无法传输。当年,南非政府实行阿菲利加语文化艺术教育,抵抗的文学家们便用英语撰写,英语这一殖民者带来的语言,反而成为南非国民反抗压迫、争取自由的工具,充分呈现了历史的吊诡。同时代,随着新内地确实立,内地文学也焕传出崭新色泽,反映新旧社会的现实主义作品频频涌现,学者们也关注到南非文学这一填满生机的行业。《译文》杂志在上世纪50年代就翻译出版开售了南非前期英语诗人奥利佛·施莱纳(Oliver Schreiner)的《一个非洲农场的故事》,该作品在南非得到较大获得成功,引起钱锺书等内地学者的关注。其作品中的非洲特性景致和事件描绘,开启了内地人认识非洲文学之门。英语撰写肯定更合理地向全球传布了南非文学。20世纪90年代,随着纳丁·戈迪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以及南非白人专权政权的倒台,南非文学逐渐走上全球文学舞台,也更为深入到内地读者心中。

  戈迪默的小说《陌生人的全球》描绘南非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牵绊和友情,主人公胡德自英国到南非后,看见贫富差距悬殊的两个全球同时存有于约翰内斯堡,两个全球的人互不沟通交流,就算分工协作,也各自扎堆互不往来。小说探究了种族之间隔阂的成因,批判了种族隔离制度带给南非国民的痛楚,因触怒了当年的南非内地政府而被长時间禁毁。她1966年出版开售的《已故的资产阶层全球》同样因为批判种族隔离而遭到长時间禁毁。虽然这般,戈迪默的文学超级天才和正义的笔触早已换取世界的认可,这种认可催化了南非种族主义制度的崩溃。在内地,陆建德是较早关注到纳丁·戈迪默的中国学經典者之一,他译介了戈迪默多部反对种族主义和专权政治的小说,除了前文所述《陌生人的全球》,也有诸如《礼拜五的足迹》《不是为了出版开售》等小说。作品的译介也引起当代内地诗人的共鸣,阿乙曾多次提到戈迪默,称自己的创作灵感和构思受到了戈迪默的影响。

  进入21世纪,南非的种族难题换取根天性处置,但戈迪默仍旧笔耕不辍地创作新作品。《新生》写作于2006年,2008年经国民文学出版开售社引进中文版,在中国引起不小轰动。《新生》不再以种族难题为切入点,而是贯穿罹患癌症的生态学家保罗的审视展开,填满了萨特学派存有主义哲学的思想。理性性的说,戈迪默末期的作品将近乎靠拢大英语文学管理体制之中,无限接近英美文学范畴。2012年出版开售的《更待何时》(No Time Like Present)虽然也焦点南非政治,但用赵白生的话来说,这部小说已经成为“全球文学”的一一部分。这种变迁一方面来发源南非政治布局的巨变,一方面也来发源戈迪默写作态度的变迁。变迁后的戈迪默同样受到内地文学界的关注。因为英美文学批评管理体制的培育,内地的国外文学学者更十分容易接纳变迁后的戈迪默,也尤为热衷对她中后期作品发起品鉴。一些学者觉得,戈迪默写作态度和关凝视角的变迁是因为南非文坛又掘起了一颗新星——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

  库切2003年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以来,一直是内地的国外文学学者关注的聚焦,其中最广被谈及的是其作品《耻》。内地学者们从各个角度深入挖掘和解读该作品,有的从后殖民角度理解,有的从心理分析入手,也有的从小动物视角切入。小说被觉得叙述了南非后种族主义時期的社会难题和境遇。内地学者的共鸣当然来自于内地也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相近的情形。1994年,曼德拉入选总统,南非打破种族主义。但后来,南非国民在崭新道路上也碰到不少难题,这是历史必定,并非不能够处置,而应该正视。这一时代,内地的改革革新对外开放也获得空前的突破和成绩,同时,也碰到一系列难题,敢于正视难题,才有将会处置难题,才能在前无古代人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库切的小说,就是对后种族主义時期各式各样难题的一种正视,虽然小说并沒有给出处置计划方案或处置构思,但发现难题、正视难题的社会担当已足以让库切成为南非文学史上的大家。近年来来,在针对库切小说的批评中,一些西方学者过分言过我认为小说中反映的南非民族独立以来的难题,甚至比照白人专权统治时代和南非民族独立后的國家境遇,提出颠倒黑白的言论,觉得库切的小说说一目了然南非的民族独立并不可给南非国民带来幸福生计。内地的国外文学学者对此予以了还击。民族一汽解放之路不但单对于南非而言是正确的,对于整本人类而言都会正确的。戈迪默和库切反映南非民族一汽解放后的社会难题,并不是疑问句民族一汽解放,而是在正视面前存有的难题,并积极主动探寻处置难题的法子。由此,学者蒋晖就提出,内地学者研究非洲文学要有自己的法子和范式,不可拘泥于西方文学基础理论的框架,更不可多量受到西方学者的影响。在《载道还是西化:内地应有怎样的非洲文学》一文中,蒋晖以库切的《福》为例,运用后殖民基础理论分析文字,提出西方研究南非文学的局限性性以及内地基于本身研究南非文学的可行性。同一的历史际遇和经济背景,让南非文学和内地文学的沟通交流与互读有了更为新颖的市场前景。